首 页 >> 新闻动态 >> 最新动态

抗癌路上,让患者活得有尊严!

来源:肿瘤科发表时间:2019/4/16 10:46:40

抗癌路上,总有许多不甘的人生,不得不在这里落幕。医者心愿:让患者活得有尊严!
 

  在医院肿瘤科病房里,笼罩着一种不可言喻的压抑感。在这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,生与死、悲欢离合,每天都在上演。疾病带给患者的痛苦、患者强烈的求生欲望、家属的心理挣扎和医疗技术局限的无奈,种种复杂的情感无处躲闪。
 


 

  4月15日—21日,是我国的第二十五届全国肿瘤防治宣传周,今年的主题是“科学抗癌,关爱生命”,副主题为“抗癌路上,你我同赢”。在此宣传周来临之际,记者走进江门市五邑中医院肿瘤科,倾听在医疗一线肿瘤科医生对生命的理解、对肿瘤患者及家属的忠告。


重视心理疏导,帮助患者树立抗癌信心

  “很多肿瘤患者不是因病而死,而是被吓死的!”江门市五邑中医院肿瘤科主任、医学博士商健彪说。

  肿瘤科的患者因其病情特殊、疗程复杂,往往经历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精神痛苦,会产生诸如焦虑、恐惧、抑郁、绝望等诸多情绪,尤其对那些本身就生活困难、心理脆弱的患者来说,就更是雪上加霜,因此人文关怀显得十分重要。

  商健彪主任告诉记者,在国外一些医院,每7个肿瘤患者就有1个心理医生,为患者进行心理疏导,这种人文关怀非常重要。据统计,接受心理疏导的肿瘤患者治疗效果远高于没接受心理疏导的。如今,国内医院也越来越重视对患者的人文关怀。
 

▲肿瘤科医护人员十分重视对患者的人文关怀
 

  在江门市五邑中医院肿瘤科病房,有一面墙上粘贴着医患的暖心照片,照片里一张张笑脸,让这个原本沉闷的病房增添了生机。该科医护人员重视对肿瘤患者的心理疏导,每逢节日都为患者送上礼物,以及定期开展健康讲座,科普抗癌知识。此外,还经常有江门市抗癌协会的义工前来探视肿瘤患者。

  商健彪主任表示,癌症患者一方面要“认命”,既然已经得了癌症,就只能坦然接受;另一方面,相信癌症是可以战胜的,给自己希望和信心。同时,相信医生,与医生共同抗癌。癌症并非不治之症,早期癌症的5年生存率已大大提高,如早期胃癌的5年生存率为60%以上,肝癌为70%以上,鼻咽癌、宫颈癌为90%以上。

  晚期肝癌康复患者李先生回忆起自己的抗癌之路时感慨地表示,得了癌症,不要自己吓自己,首先要放平心态,要乐观,要相信现在先进的医疗技术,相信医生会给出专业的可行方案,相信自己能治好。

 
建设无痛病房,让生命末期病人少些疼痛

  “哎呀,好痛啊,痛死我了。”一位晚期肝癌患者在病床上蜷缩着身体,发出虚弱而痛苦的声音。

  你可能想象不到,疼痛真的会击垮一个人的意志,真的让人生不如死。商健彪主任表示,各个临床期的癌症患者都可能出现疼痛,让患者苦不堪言,如恶心呕吐、食欲减退、焦虑恐惧,以及对生活和治疗失去信心等。持续严重的癌痛,是导致患者产生抑郁的主要原因,有自杀倾向的癌症患者80%与疼痛有关。有的肿瘤患者甚至宁可马上死去,也不愿痛苦地活着。

  被确诊癌症后的剩余时间里,或许再也无法估量生命的长度,却可以把握住生活的质量。“癌症的治疗,除了治愈外,更重要的是延长生命,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,让患者活得有尊严。”这是商健彪主任对于肿瘤患者人文关怀的理解之一。
 


 

  江门市五邑中医院肿瘤科取得广东省“无痛病房”称号,减轻肿瘤患者的疼痛。该科对抗癌症疼痛分为三个阶梯,利用药物、物理疗法或者介入疗法,尽量使患者做到无痛,能减轻患者60%—70%的疼痛感。

  建设无痛病房,医生努力让生命末期病人少些疼痛、少些不必要的治疗,在身体油尽灯枯之时顺应自然,平静地走向终点。

 

治疗肿瘤,要量力而行

  肿瘤科必须赤裸裸地与肿瘤这个难治之症交战,总有很多不甘的人生,不得不在这里落幕。当问及如何看待肿瘤患者的生与死时,商健彪坦言:“我已经看开了,现在面对死亡已经很淡然了。肿瘤科医生面对太多生离死别,一定要学会调节自己,否则很难继续做下去。”
 


 

  “治疗肿瘤一定要量力而行。”商健彪主任感慨地说,要认识到恶性肿瘤(癌症)是难治性疾病,治疗效果未必理想,一个家庭不要因为治疗肿瘤而倾家荡产。现在肿瘤治疗的方式很多,有的治疗方式价格高昂,每年治疗费用高达数十万元,不是普通家庭所能承受的。在临床上,他见过很多因病致贫的家庭,有的肿瘤没治好,患者去世了,而活着的人却一贫如洗,甚至还背负着巨额债务。这些家庭不考虑患者的病情和经济条件,不惜一切代价为患者治病,最后人财两空。

   “我已经尽力了。”当肿瘤患者离世,商健彪主任都会对患者家属说出这句话。他告诉记者,目前医学技术对于肿瘤的治疗仍有局限,对医生来说,尽力而为,就问心无愧了。作为肿瘤科医生,他会结合患者的经济情况及病情,制定个性化的治疗方案。
 


 

   “商主任是一个很有良心的医生,他会根据我们的经济条件来制定治疗方案,即使最后我太太还是走了,但听到医生说尽力了,我们也就感到很安慰了。”患者家属黄先生如是说道。